王江母亲郑晓青:我真的吓了一跳。

2010年5月4日9时17分,兴山县黄粮镇一个山养殖场里,25岁的王江和父母盯着电视屏幕兴奋不已: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正绘声绘色讲述他养山鸡致富的故事。该栏目连续3天播出大学生创业系列节目,王江与另外两人成为央视力推的新一代大学毕业生创业致富典型。“前面两批936只山鸡,几乎死光了。短短两个月,4万块钱打了水漂。看着山鸡一只一只歪下去,我急得3天3夜不吃不喝,趴着翻书想办法。”回忆创业之初的艰难,如今的王江已经释然。2007年,毕业于武汉工程大学数控专业的王江,在杭州一家日资企业找到一份月薪3000元的工作。在他人鼓动下,他跳槽误入传销黑窝,生性讷言的他,竟斗智斗勇逃了出来。带着辛辛苦苦积攒的2万多元钱,王江决定回老家养山鸡。父母不能理解,含辛茹苦养个大学生,他却回家养鸡?“没有前途!太不光彩!”一气之下,母亲离家去山东打工。最初到河南进鸡苗,王江和父亲不以父子相称,父亲扮“村干部”,两人一唱一和压下了鸡苗价格。前两批山鸡死亡的代价,让王江弄明白,防疫不过关是致命问题。于是贷款2万元,再进鸡苗300多只,并请来河南种鸡老板传授经验。“一枚七彩山鸡蛋卖2元,一只山鸡卖100元!”2008年底,王江赚了1.2万元钱。母亲回家看到满院欢叫的山鸡,答应回来帮忙。去年,他租下当地一所废弃的小学校园,“宜兴江海特种山鸡养殖场”业务逐渐壮大:4亩地全部用渔网围起,散养800多只色彩斑斓的山鸡。在互联网上,王江请在北京的同学开办了“江海特种养殖场”网站,现在发展为3个门户网站、一个主网站,向海内外推销山鸡。2009年,王江售出鸡苗2万只,获得纯利润22万元。目前,他正筹划成立生产合作社,让家乡更多返乡年轻人加入,一起发家致富。

深山里办起绿色养殖场

这个模仿鸟叔跳骑马舞的人就是梁建军。
记者到梁建军的七彩山鸡养殖场采访时,恰巧遇到一位从南宁市横县过来的养殖户,来这里卖山鸡。
记者:怎么不自己去卖?
南宁市横县养殖户邓克范:自己去卖就是没有这么多能力。这个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卖的,找他帮忙卖得快一点,这样我们就能多挣一点。
采访中,很多养殖户告诉记者,梁建军是当地销售山鸡的高手,很多人养殖的山鸡都是靠他来卖。
南宁市江区吴圩镇养殖户玉满荣:卖得快。我们养出来几天他就卖完了。
南宁市武鸣县灵马镇养殖户陆有爱:都是他帮我们把鸡卖出去的,我就认为他销售能力很不错。反正我们卖不出去的他就有办法卖出去,而且他卖的价钱又高,又卖得快,我就很佩服他。
南宁市江南区那洪乡养殖户杨朴宙:你可以想象,我卖了两千只鸡我卖了几个月都卖不了多少,他十天八天就帮我搞定了,他的销售能力毋庸置疑的。
梁建军:最好他们把他们的鸡全部拉到我这边来拉去,反正越多越好。
梁建军进入这个行业4年时间,他不仅建成了南宁市最大的七彩山鸡养殖场,还解决了困扰当地众多养殖户的山鸡销售问题,年销售额达300多万元,带动40多村民致富。
当地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梁建军是如何做到的?他又有什么过人之处?
梁建军出生在南宁市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2001年,19岁的梁建军从广西大学毕业,开始四处打工,他先后做过服装导购、房产销售、导游等5份工作。无论是哪份工作,梁建军都不满意,他产生了创业的念头。
2007年3月的一天晚上,梁建军看到一期介绍养殖七彩山鸡致富的电视节目,这让他非常兴奋。
梁建军:山鸡它长得很漂亮,而且它能飞。当时你说我一看我就喜欢上它了。你说我一见钟情也好,说我冲动也罢,当时看完这期节目之后,第二天马上跟对方取得一个联系,当天的话,我就直接把款定金打过去了。
这是梁建军外公家的村子。梁建军花1500元钱,跟电视节目中的那家养殖场买了300只山鸡苗,就放在外公家的这片空地上开始养殖。养殖七彩山鸡时要在养殖场四周和顶部都拉上围网。山鸡野性大,会飞,经常叮啄围网,一有机会就逃出来。记者采访时,梁建军刚好发现几只山鸡从围网跑出来了。
记者:鸡怎么飞了? 梁建军:没有,我刚才太贪心了,想一次兜两个。
记者:跑了一只怎么办,不用追它吗?
梁建军:不用。你追也追不了,因为它飞到太远的地方,追不了,没办法了。
梁建军刚开始养殖山鸡的时候,根本就不懂养殖技术,但他只要一看到这些漂亮的山鸡,就非常开心。
记者:你刚才在干嘛? 梁建军:跳舞。喂完鸡之后,自娱自乐一下。
记者:跳舞跳得挺好看的? 梁建军:不好看,不好看,只是纯粹的娱乐而已。
梁建军买来的第一批300只山鸡苗只存活了不到100只,2007年10月,他又引进了500只山鸡苗,而这些山鸡苗在运输时却染上了风寒,拉回来没几天就开始陆续死亡。
梁建军就把这间屋子改造成了简易的保温房,用普通的照明灯泡给鸡苗取暖。当时已是深秋,夜里天凉,山鸡苗就往一起挤,被挤在下面的经常被压死。
梁建军:因为太冷了,就只能,坐在这个地方,就看着那个小鸡,它一挤堆就拿手一拨开,一挤堆就拿手一拨开。
记者:坐一晚上? 梁建军:对,都是坐着。
梁建军从书本和网络上查找养殖山鸡的信息,鸡舍建造、喂养模式、成本核算等,全都详细抄写在了笔记本上,再对照这些信息自己摸索着实践。
梁建军:一次不成功,第二次,第二次不成功,第三次,就一次一次一次接着这么下去。
到2008年年底,梁建军终于掌握了山鸡养殖技术。他又投资一万多元钱租赁了10亩山地,用来放养山鸡,只给山鸡喂玉米、青草和南瓜,存活率达到80%以上。
山鸡养成了,又卖到哪儿呢?
梁建军对南宁市大大小小的农贸市场进行了考察,他发现,当地市场上买山鸡的很少,价格低,也不好卖。
南宁市琅东六组农贸市场经销商陆先生:不怎么好卖,一个礼拜一两个,有时候一个都卖不了。也不见什么人来卖,也不见什么人来买。
记者:你一天能卖多少个?
南宁市北湖商业中心经销商刘丽:一天有两个、三个。不好卖。
梁建军又了解到,当地养殖山鸡的散户居多,都是零星养,零星卖,而且,养的山鸡外观也不漂亮,一只三斤左右山鸡的价格在60元钱左右,这跟一般土鸡的价格差不多。
梁建军:如果说按照我的一个喂养的方式,按照他们市场上面的价格,这样子去做销售的话,我基本上是亏本的。
梁建军并没有像其他的养殖户那样把山鸡拿到农贸市场去销售,而是建了一家企业网站,宣传和销售自己养殖的七彩山鸡。当时,这也是南宁市山鸡养殖界的第一家企业网站。
网站建起来后,除了有人打电话咨询外,还经常有一些养山鸡的农户直接来养殖场了解情况,这让梁建军又看到了一个赚钱的机会。
梁建军:我就灵机一动,他是不是说,那他们过来买鸡苗的,他们就会问我一些问题。哎呀,他说,那个山鸡怎么养啊?那养了之后怎么卖啊?哎,我想,机会来了。
销售一直是当地山鸡养殖户们最头疼的问题。
高新区心圩镇养殖户苏连孙:自己卖,卖不上价,就说那个价格有高有低,你卖得越低,他这边就卖得更低,你价格都没有一个,怎么说,也没有一个定价。

王江:又被他们绑着啊,给家里打电话啊,敲诈父母啊,然后当着我的面说,如果不寄钱过来,就要了小命啊。

逃出传销窝点五彩山鸡成就致富梦

有了经验,叶鹏便开始把愿意养野鸡的乡邻集中到家里,免费为他们传授“诀窍”。然后,还把一批批鸡苗送给这些农户,让他们同样在山坡上建场饲鸡;并以统一回收成品鸡、山鸡蛋的方式,去除乡亲们的后顾之忧。

王江:往那一站不走了,哪都不走了,我就说你们这个事挺可以,但是我要回去,我说我要走,他们那时候也愣了,都把他们愣住了,他说为什么呢,才不是谈的好好的吗。

踏出大学校门不足3年的王江,自述“以前亲戚们都嫌我口才不好、不会交流”,但5月4日面对记者采访,他却思路清晰、谈吐得体。王江的创业经历、上央视的过程,都充满了戏剧性。假央视编导来电,真央视编导懵了今年4月初,正在山鸡养殖场忙碌的王江,接到了一个稀奇的电话:那端的女声自称中央电视台七套节目编导,准备来拍摄他大学毕业后创业的经历。事发突然,王江当时几乎没有反应。后来,镇里人说,是有自称中央电视台编导的人,来电话查询了王江的手机号码。“中央电视台要来采访我?”王江说给别人听,别人不信,他自己心里也不信。咨询相关部门,得到的答复是:再来电话,要问清楚,小心骗子!王江也没放在心上,继续每日养山鸡的生活。到了4月10日左右,那个女声再度在手机里响起:专题计划已经通过,12日我们飞宜昌来拍摄。王江有些信了,感到了激动与紧张。然而4月11日,一个电话给他当头一盆凉水,他似乎又“清醒”了。11日的这个电话内容是:央视七套要来拍王江创业故事,前期拍摄完全免费,后期编辑制作比较麻烦,要酌情收3万元编辑费。对方还非常负责地从网上传来相关计划书。王江懵了,他拨通了前两次通过话的央视女编导的电话,说:“你们不要来了!3万元出不起,太贵了!”对方也懵了,连说:“我正在开车,等会!等会!等我找个地方靠边说。”王江一五一十讲清缘由,对方有着北方人的爽朗,直接告诉他:“绝对不会要钱,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单线联系,你只认我这个中央台编导!”“你等会就打开中央电视台网站,查找七套编采人员名单及照片,我是编导杨葳。你记清照片上杨葳的长相,12日你来三峡机场接人。到机场一看和照片不对,就直接扭送到机场派出所去,如果和照片一样,你再带我们去采访!”杨葳是位年轻的美女编导,带着一个摄像师来到兴山县黄粮镇,在王江的山鸡养殖场一拍就是8天。“前天,她专门打电话过来,说熬了3个通宵,把节目赶出来了,5月4日21点17分播,让我一定要看。”王江说。5月3日晚上,央视播出了题为《大学毕业误入传销陷阱之后》的节目预报,王江真的上了央视七套。预报播过不久,他就接到3个电话,都是来联系生意、咨询养山鸡业务的。跳槽跳进传销窝,斗智斗勇方脱身“大学寝室室友说,自己搞药品生意,让我一起去打拼。我当时听得心花怒放,结果一去就发现是传销。”王江说起这段身陷传销窝的经历,又好气又好笑。2007年,他从武汉工程大学数控专业毕业。当初选择读数控,就是想到好找工作。结果还不错,从实习开始,王江就进入杭州一家以机械加工为主的日资企业,担任数控编程的工作。一个月3000多元的工资,对刚毕业的大学生,应该说相当不错。但干了不久,王江就感觉太枯燥、不喜欢。“竞争太强了,而且数控这个工种,最需要经验,特别看重年龄,像我们刚毕业的学生很难熬。”王江回忆,而且这家日资企业管理太严,24小时严格按照4S标准执行。“到餐厅吃饭,必须统一换拖鞋,而且拖鞋一发两双,两种颜色。按照日期不同,员工就餐必须统一穿一样颜色拖鞋,穿错了颜色就罚钱。”在这家日资企业干了9个月。2007年底,一位大学寝室室友找到王江说:一起搞药品销售生意,开公司,闯天下。王江当时很兴奋,立即辞了工作。当年12月跟随室友来到江苏镇江,结果身陷传销黑窝。“一到那地方,40多人呆在房里,并没有商品,我就发现是传销。”王江说,“当时我假装很感兴趣,并说‘干这个确实发财’,这样他们就放松了警惕,没有收走我的手机。”恰巧有一天下雨,平时不下雨,大家就会出去拉人入伙。王江称自己要出去散步,熟悉周围环境。4男1女把王江夹在中间,一起出门。他事先偷偷在手机上按出110,等到了人多的街口,王江就说自己不回去了。4男1女和他在街口纠缠四五个小时,王江着急自己的包还留在传销黑窝里,包里还有身份证、银行卡、毕业证。王江举着拨好110号码的手机对阻挠他的人说,“你们要么把我包送来放我走,要么我就报警,你们一起跟警察走!”长时间僵持,王江的坚决终于让传销团伙放手。养山鸡是技术活,目前有两大目标2008年初,王江回到兴山县黄粮镇庙堂坪村家中。等过完年,亲戚们都说,他口才不好,应该锻炼锻炼。于是,王江又有了在宜昌销售房地产的短暂经历。4月底,闷闷不乐的王江再次辞职,去河南一个同学家散心。在前往河南的车上,他看到当地有山鸡养殖场,王江想到自己家后山就有野山鸡,但以前没看到有一家养的。他感到,这是个不错的项目。当年5月,王江回家提出自己养山鸡,父母极力反对,母亲更是一气之下离家打工。王江仍然坚持,第一批从潜江买来的536只鸡苗,结果全死;第二批从河南买来的389只鸡苗,仅存活36只。“4万元没有了,其中还有一部分钱是借的。”王江说,“惨痛教训买来的经验,一是防疫不过关,二是经验不足。我以前在家连鸡都没养过,怎么可能一上来就养好山鸡?”再次贷款2万元,买进300只鸡苗,并请河南老板来传授经验。县里也把他作为服务重点,凭借组织优势,帮助王江解决了资金、技术、场房等难题。以前的石槽溪养殖基地,被大风吹坏了顶棚。他就将当地废弃的原金家坝小学租下来,教学楼、宿舍楼、操场全改成养殖场,4亩多地存栏种鸡800只。“现在,一家3口都在养殖场。今年上半年,主要就是销售鸡苗。”王江说。王江认为,目前山鸡养殖技术不成熟,通过自己的研究摸索,已经掌握了一套养鸡方法,有了独到经验。目前,王江有两个发展目标——首先是发展“基地+农户”经营模式,发展20家农户,然后成立生产合作社,包鸡苗、饲料和技术、包80%的成活率。“让更多的乡亲、特别是返乡年轻人加入进来。”其次是今年底,在兴山黄粮建成一个吃、住、玩一条龙的大农场,目前已经谈好投资,两个投资人将前期投入100多万,然后逐步加投。“这样,既能观赏红腹锦鸡,又能品尝野味山鸡,一定会有好的发展。”

2009年春节叶鹏回老家探亲,发现家乡非常适合创办绿色养殖场。主意打定后,他这个年收入几十万的“富商”,把北京公司业务让爱人打理,便展开了考察、论证和学习,最后把项目目标确定在了养殖七彩山鸡上(七彩山鸡是美国森林生物学家经过数十年驯化培育而成的一个优良品种,又称野鸡、环颈雉)。

王宗海:头发修到齐这个肩,跟个女同志一样了。

大学毕业后,他不惜放弃自己年收入几十万元的公司,离开繁华的京城,回到了位于深山里的家乡办起了绿色养殖场,并凭此绿色养殖项目带富了乡亲们。他就是36岁的叶鹏,河南省内乡县板场乡让河口村人。如今他已是名噪伏牛山麓的“建功立业标兵”、
内乡县“优秀青年”和内乡县“十大杰出创业青年”之一。

如果说自己养山鸡,父母不一定会给钱,但是现在已经定了500个鸡苗,不要也不行了,所以他就跟家里说这些鸡苗是买给父亲养的。

如今,仅叶鹏个人的山鸡养殖场已发展到12个养殖区,已饲养山鸡7000多只,
饲养规模越来越大,野鸡品种越来越多。但他并不满足,他还想把养殖规模扩大到2万只,再发展一些孔雀蓝山鸡、红腹锦鸡等观赏性比较强特种养殖项目,把山鸡做成一个观光旅游产业链,让游客来到山上,赏野鸡,吃鸡肉,购鸡蛋,还可以自己选一只山鸡带回家当宠物养。

王江:一说我这养野鸡啦,那他们矛盾就大啦,我爸反对,我妈反对,我身上又没钱。

初始养殖困难重重,鸡苗大批死亡,最后一批鸡苗的死亡率达到70%。为了提高鸡苗的成活率,叶鹏绞尽脑汁,查阅资料,询问专家。在叶鹏的不懈努力下,鸡苗成活率最终达到了90%以上。

终于联系上了儿子,王宗海夫妇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更让他们高兴的是,儿子说他马上就要回家了。可是,当王江真正踏进家门的时候,看到儿子的样子,王宗海夫妇着实吓了一跳。

此外,“山鸡的羽毛能制成羽毛扇、羽毛画、玩具等工艺品,用山鸡剥制成的生态标本,作为高雅贵重的装饰品,已进入许多城市居民之家。”叶鹏称:“我谋划着,有一天能带领乡亲们建个工艺品厂呢。”

王江的父亲也是个闲不住的人,曾经搞过运输还贩过服装,但是一样都没搞成,虽然现在在家里种烟叶,但心里一直还想着干点别的。当他听说儿子给他定了500个鸡苗,父亲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就在父亲同意养山鸡的第二天,早已准备好的王江就催着父亲赶紧取钱去买山鸡苗。

据了解,叶鹏饲养的七彩山鸡体形硕大每斤可以卖到20元以上,一只成鸡在市场上可以卖到10到140元,是普通土鸡的两三倍。

王江:他说他们这个势力肯定就是,一股挺强大的一个势力,就算是我让你们走,你也走不出我们这个地方。

记者日前了解到,叶鹏2003年大学毕业后,
便和几个同学在北京开了一家网络公司。但他放弃前景广阔的网络公司,回到老家,凭着勤奋、好学、聪慧、诚信,几年内便让叶鹏成了内乡县乡亲们口中的名人。

来到江苏省镇江市,同学先把王江带到了公司宿舍,一栋在城郊的二层小楼。当时正是晚上下班的时间,陆陆续续进来的人,都落落大方地主动上来和王江握手,兴奋的表达着对王江的欢迎。

叶鹏除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还帮乡亲一起致了富。当提起乡邻们家家因为饲养野鸡,鼓了腰包,添了收入,叶鹏笑容里充满了欣慰和自豪。

王宗海的儿子王江大学毕业后刚刚找到了一份在外企的工作,隔三差五就会给家里打来电话说说最近的情况,还从来没有像这样一连几天都找不到人,这让王宗海不禁有了不祥的预感。

“家鸡都难以养好,野鸡能养活吗?可别蛮干啊?”带着乡亲们的种种猜疑,叶鹏于2010年3月带着43万元资金,开始学经验、选场址、购原料,终于在自己老家房后的山上建起的山鸡养殖场,成了名副其实的“野鸡司令”。

这让王江想到了传销,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惧。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两个传销的骨干就睡在他身边,稍微有点动静就会被察觉。房间里所有的窗户还都是装了铁网的,如果想出去只有一个通道,那就是房间唯一一个通往外界的门。为了赢得信任,王江一直在努力表现出对这个组织的好感,即使是手机被没收了他也没有表现出不满。直到一天下午,王江主动提出想增加点实践经验,要跟其他几个同事出去办事,才获得了走出那扇门的机会。

记者:他得瘦了多少斤啊?

这个想法让王宗海顿时紧张起来,很多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里不停地浮现。正当王宗海准备出门找儿子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里面传来了儿子王江慌乱的声音。

王江:特兴奋他一过来就把你的手一握,感觉特亲切,和你很熟的那种。吃饭前活跃气氛,开始喊口号,拍桌,一边喊一边拍一下桌子。

走出大门的王江并不敢轻举妄动,他专挑人多的地方走,终于走到一个稍微繁华一点的地方,王江突然变了脸。

王宗海:只要是能打通的电话就摸索一个线索,等于我总共一晚上,打了是40几个电话。

王江父亲王宗海:叫我在家养着他给我负责技术,负责我搞鸡苗回来,我说这对,我也不想种烟叶了,我说这好。

2008年3月,在湖北省宜昌市兴山县金家坝村,村民王宗海一家过了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已经有一个礼拜联系不上了。

儿子明明是在外企工作,为什么回来的时候却是这么的狼狈。更让王宗海夫妇感觉奇怪的是,儿子自从回到家后就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开朗,而是常常一个人就在山里待上大半天,晚上还经常做恶梦,夜里常常大喊大叫地惊醒。

王江:她说我在这个里面来了快一年多了,一直还没有找到一个什么心仪的人,她说你来了,说不定我们有机会。那时候我心里挺想笑,我说这怎么回事,我说这拿这来骗我。

听到对方这么说,王江也不由地担心如果现在就这么走了,自己也不认识路,恐怕还是会被他们抓回来。于是他提出一定要让这几个人送他到车站,而且要走着去,否则他就在街上喊人来救他。几个人也怕王江声张出去他们就会被抓住,所以只好答应他,一直陪王江走到了车站。到达车站后,看到车站里巡逻的警察,王江终于舒了口气。

记者:就都梦见什么呢?

虽然不久这个传销团伙就被取缔了,但是这次经历却给王江带来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王江母亲郑晓青:瘦了有二三十斤。

对方都已经使出了美人计,王江还是不为所动,其中一个人终于露出了凶恶的面目。

王宗海:我当时是以为绑架了,我当时猜想是绑架,这个儿子可能是被绑架了。

王宗海:他说爸你钱准备好了吗,我准备明天我们可以进鸡苗,我说那有没有货啊,他说有。«上一页
1 2 … 3 4 下一页»

王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说是能走出那大门,看一看周边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2008年3月的一天,王江到一个朋友家玩,在当地他看到了一个山鸡养殖场,里面花花绿绿的山鸡很漂亮,这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王江。鸡场的老板告诉王江,现在市场上的山鸡价钱比普通鸡贵很多,只要从他这里买苗,不出几个月就能让王江挣大钱。这让王江听了头脑一阵发热,当场跟老板订了500只鸡苗,商量好一周之后就过来取货。但是回到家后王江就又犯了难。

2007年7月,刚刚从武汉工程大学毕业的王江,来到了一家外企工作,一个月管吃管住,净挣3000多快钱,可是王江干的却是很不开心,因为他总想着自己干点事。这时,王江一个大学的同学找到他,说他现在正在帮一个大哥做药品销售,如果王江愿意也可以过来一起干,干的好的话还可以算是他们一起的生意。这让王江感到这是一个成就自己事业的好机会,于是就背着父母辞掉了在外企的工作,他准备等自己干好了,露一手了再跟家里人说。

王宗海:他用同学的电话给我打过来,他就说我电话被小偷偷了。

就因为被大学多年的好朋友骗去了传销,王江从此变得干什么都格外小心,但他创业的想法一直没有改变,不久他就发现了一个商机,但当他真正干起来的时候,又怀疑自己再次被骗了。

王江母亲郑晓青:走之前他还挺胖的。

看到王江一下子态度来了个大转变,几个人只好轮番地劝他不要走,其中一个女生把王江拉到了一边。

王江:那么好的同学,那么亲密的朋友,然后都把你骗了。

王江为什么会做这么恐怖的梦,回到家后为什么变的行为这么怪异,王宗海觉得一定是和儿子失踪的那段时间有关,在那段时间里,王江究竟经历了什么让他无法忘记的事情,让他变得沉默寡言,而且每天晚上都做恶梦的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