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以来,海南启动了海口石山、文昌会文、澄迈福山等10个互联网农业小镇的建设,这些小镇因地制宜,初步探索了各具特色的发展模式,正在酝酿着椰林碧海之外的“海南韵味”。1植根产业,“互联网+”才有生命力海南将“互联网+”作为支撑科学发展、绿色崛起的重要机遇,出台了加快发展互联网产业的若干意见,提出建设一批互联网农业小镇。这一想法基于海南以信息化引领农业现代化的实践。据海南省农业厅副厅长王晓桥介绍,2012年以来,海南省围绕农业电商、农业大数据服务管理平台、农业物联网等方面抓了一系列重点工作,使信息技术不断向农业的生产、经营、管理、服务全过程渗透。2015年,全省农产品电子商务销售额85亿元,同比增长25%,占农业增加值的比重达9.5%。建设互联网农业小镇被认为是推进农业信息化,把信息技术贯穿于农业调结构、转方式全过程的重要载体。“互联网农业小镇不是‘面子’工程,成功与否关键看能否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王晓桥表示,海南明确提出要依托产业、带动就业、促农增收、惠及百姓的建设思路。海南农业产业镇域特色明显,海口石山镇的火山系列农产品、文昌会文镇的佛珠加工业、澄迈福山镇的咖啡产业等初具规模,基本形成一镇一品,但这些产业发展水平又有待提升。在中国佛珠之乡的文昌市会文镇,具备一定生产规模的加工厂有51家,家庭作坊有700多家。“有很多人知道‘会文佛珠’,但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对于品相的判断都是约定俗成的,很难满足线上交易的要求。”文昌全邦佛珠工艺厂销售总监曾小红说。依托互联网,把消费需求与特色产品对接起来,深度挖掘并积极培育特色主导产业,小镇就成了海南推进“互联网+现代农业”的落脚点。2深度融合,特色小镇添“新绿”在顶层设计上,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围绕五大工程展开,即建一个镇级综合管理平台、发展十个现代农业产业园、创立百个特色农业品牌、扶持千个农业大户、培育万名创客;实现四个全覆盖,即光纤进村入户全覆盖、生产经营管理全覆盖、以农村土地流转确权为基础的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新农民创业创新行动全覆盖。为解决村镇网络基础差、人才严重不足等问题,采取政府统筹推动的做法:以政府购买服务、奖励和补贴等方式,推进光纤进村入户;对返乡大学生创业给予政策扶持,免费提供技术共享、创业指导等服务。在互联网平台搭建、运营上,引入市场化团队。在石山镇镇级运营中心,记者点击触摸屏进入综合服务平台,产业、运营、服务、管理和创业5个子平台分别囊括多个应用。“平台设计理念就是镇村互联、精准服务。”海南中海网农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徐珍玉点开农村政务板块,在农村扶贫应用下,全镇扶贫户的家庭、生产信息等一览无余,“村级信息员负责采集相关信息后上传至镇级平台,经大数据处理后,贫困户家里要卖什么、能提供多少客房等,就能与电商的需求对接起来,精准扶贫就有针对性。”在文昌会文镇产业互联网服务中心,400多平米的两层大厅被划分出佛珠加工企业展台、旅游咨询区、“农村电商一站式服务”、电商培训等功能区域,去年12月18日开放以来,已有28家企业入驻。在中国邮政快递收寄点的柜台前,工作人员小黄告诉记者,商户在服务中心完成电子交易,他们立即揽收,快递费省内5元、省外8元起,到北京只需要两三天。尽管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时间不长,但深度融合的苗头已经显现。农产品产销方式开始向品牌营销、“期货”交易迈进。石山的黑豆以前装在麻袋里卖,一斤只能买7、8块钱;现经电商团队策划推介,打统一品牌,能卖到50块钱一斤。洪义乾更看重“以销定产”,在去年11月份的海南农民创业创新大会上,他们的火山石斛期货一分钟就订出15万斤,“我们不用担心种出来卖不掉。”特色产业的发展方式走向规范、分享。“会文佛珠正在制定品级标准,我们的标准化工厂已经建起来了。”曾小红说,规范后的产业发展潜力会更好。石山镇成立了互联网农业产业联盟,辖区内的龙头企业、协会、合作社等利用互联网平台整合农产品及仓储物流资源,分享资讯和资源。创业创新的群体效应凸显。石山镇美社村村级服务中心的信息员王礼劝是返乡大学生,发挥专业特长为村民提供代买代卖、缴费等服务,月收入3500元以上;石山镇三卿村“返乡创客”王杰做微商,带着村民发展休闲农业,月营业额达15万元。据统计,仅石山镇参与互联网小镇的企业就有30多家,返乡创业的大学生超过百人。3综合施策,枝繁叶茂方成“风景”开建不到一年,海南互联网农业小镇已初具规模。10个互联网农业小镇已建成10个镇级运营中心和55个村级服务中心,初步形成了以旅游、电商、信息和金融服务等为主业,以镇为中心,以镇带村、村镇融合的运行体系。这种以镇为中心,集聚物流、客流、信息流的设计被业界认为是符合海南实际、有意义的探索。互联网农业小镇的软环境和发展潜力吸引着不少企业。已到此考察过两次的京东集团公共事务部总监吴洋洋表示,他们正在研究在京东平台上开辟互联网农业小镇专区的可行性;大北农集团农信研究院院长于莹希望能将公司的生猪产业互联网引入海口的生猪生产流通管理。尽管发展态势向好,但由于处于起步阶段,互联网农业小镇仍然面临基础设施薄弱、人才严重匮乏、功能尚需完善等难题。业内人士建议,要综合施策,完善运行机制,提升建设水平。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道亮建议,要进一步明晰互联网农业小镇的发展路径,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在产业融合、技术应用等方面要突出重点、分清主次。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赵春江建议,平台建设要加强资源整合,将农业生产经营服务中已有的职能、队伍接进来。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快递管理处李世昌认为,要建立清晰的商业模式,实现可持续发展。为此,海南省也明确了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下一步的发力点:继续加强基础设施建设,逐步实现互联网小镇光纤等基础设施的全覆盖;将农民培训的重点放在信息技术应用功能上;实施农业品牌化、园区化战略,打造100家省级现代农业示范基地;推动互联网技术前移,在水果、畜牧生产中率先应用物联网技术等。

原题:互联网农业小镇的“海南韵味”在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美社村村级服务中心,信息员正通过网上平台向游客展示当地的特色农产品。张茂摄
信息在线上,产品在线下。“互联网+”正在进入千家万户的生活,也渗透进了农业生产、农村生活的各个角落。互联网+农业,是简单的信息上网,还是产业的深度融合,是点点鼠标卖产品的便利,还是整个产业要素的重组和提升?海南的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旨在建立以镇为中心、以镇带村、村镇融合的“互联网+现代农业”运行体系,为研究以信息化引领现代农业转型升级提供了一个实践范例——
初春的绵绵细雨里,施茶村村委会主任洪义乾领着村民把一株株金钗石斛固定在爬满苔藓的火山石上。“过一年,这100多亩石斛就能采摘了,亩产值在10万元左右。”
施茶村隶属于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下辖的8个自然村都位于火山丘陵地区,地少土薄,传统上农民只能种植黑豆、芝麻等作物,“因山而穷”。去年,这里接近石斛野生环境、天然富硒的火山荒地吸引了海南石斛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海口市统筹城乡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等在此投资建设金钗石斛基地,“荒地生金”给了村民奔小康新的希望。
“没有互联网农业小镇,我们哪里能认识这么多企业?”洪义乾说,去年石山镇被纳入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后,他们不但与石斛企业对接上了,受电商企业、旅游企业的启发,还把火山溶洞和山道开发出来,搞旅游,融进了石山镇火山特色旅游的“大盘子”。
2015年5月以来,海南启动了海口石山、文昌会文、澄迈福山等10个互联网农业小镇的建设,这些小镇因地制宜,初步探索了各具特色的发展模式,正在酝酿着椰林碧海之外的“海南韵味”。
1 植根产业,“互联网+”才有生命力
海南将“互联网+”作为支撑科学发展、绿色崛起的重要机遇,出台了加快发展互联网产业的若干意见,提出建设一批互联网农业小镇。这一想法基于海南以信息化引领农业现代化的实践。
据海南省农业厅副厅长王晓桥介绍,2012年以来,海南省围绕农业电商、农业大数据服务管理平台、农业物联网等方面抓了一系列重点工作,使信息技术不断向农业的生产、经营、管理、服务全过程渗透。2015年,全省农产品电子商务销售额85亿元,同比增长25%,占农业增加值的比重达9.5%。建设互联网农业小镇被认为是推进农业信息化,把信息技术贯穿于农业调结构、转方式全过程的重要载体。
“互联网农业小镇不是‘面子’工程,成功与否关键看能否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王晓桥表示,海南明确提出要依托产业、带动就业、促农增收、惠及百姓的建设思路。
海南农业产业镇域特色明显,海口石山镇的火山系列农产品、文昌会文镇的佛珠加工业、澄迈福山镇的咖啡产业等初具规模,基本形成一镇一品,但这些产业发展水平又有待提升。
在中国佛珠之乡的文昌市会文镇,具备一定生产规模的加工厂有51家,家庭作坊有700多家。“有很多人知道‘会文佛珠’,但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对于品相的判断都是约定俗成的,很难满足线上交易的要求。”文昌全邦佛珠工艺厂销售总监曾小红说。
依托互联网,把消费需求与特色产品对接起来,深度挖掘并积极培育特色主导产业,小镇就成了海南推进“互联网+现代农业”的落脚点。
2 深度融合,特色小镇添“新绿”
在顶层设计上,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围绕五大工程展开,即建一个镇级综合管理平台、发展十个现代农业产业园、创立百个特色农业品牌、扶持千个农业大户、培育万名创客;实现四个全覆盖,即光纤进村入户全覆盖、生产经营管理全覆盖、以农村土地流转确权为基础的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新农民创业创新行动全覆盖。
为解决村镇网络基础差、人才严重不足等问题,采取政府统筹推动的做法:以政府购买服务、奖励和补贴等方式,推进光纤进村入户;对返乡大学生创业给予政策扶持,免费提供技术共享、创业指导等服务。在互联网平台搭建、运营上,引入市场化团队。
在石山镇镇级运营中心,记者点击触摸屏进入综合服务平台,产业、运营、服务、管理和创业5个子平台分别囊括多个应用。“平台设计理念就是镇村互联、精准服务。”海南中海网农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徐珍玉点开农村政务板块,在农村扶贫应用下,全镇扶贫户的家庭、生产信息等一览无余,“村级信息员负责采集相关信息后上传至镇级平台,经大数据处理后,贫困户家里要卖什么、能提供多少客房等,就能与电商的需求对接起来,精准扶贫就有针对性。”
在文昌会文镇产业互联网服务中心,400多平米的两层大厅被划分出佛珠加工企业展台、旅游咨询区、“农村电商一站式服务”、电商培训等功能区域,去年12月18日开放以来,已有28家企业入驻。在中国邮政快递收寄点的柜台前,工作人员小黄告诉记者,商户在服务中心完成电子交易,他们立即揽收,快递费省内5元、省外8元起,到北京只需要两三天。
尽管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时间不长,但深度融合的苗头已经显现。
农产品产销方式开始向品牌营销、“期货”交易迈进。石山的黑豆以前装在麻袋里卖,一斤只能买7、8块钱;现经电商团队策划推介,打统一品牌,能卖到50块钱一斤。洪义乾更看重“以销定产”,在去年11月份的海南农民创业创新大会上,他们的火山石斛期货一分钟就订出15万斤,“我们不用担心种出来卖不掉。”
特色产业的发展方式走向规范、分享。“会文佛珠正在制定品级标准,我们的标准化工厂已经建起来了。”曾小红说,规范后的产业发展潜力会更好。石山镇成立了互联网农业产业联盟,辖区内的龙头企业、协会、合作社等利用互联网平台整合农产品及仓储物流资源,分享资讯和资源。
创业创新的群体效应凸显。石山镇美社村村级服务中心的信息员王礼劝是返乡大学生,发挥专业特长为村民提供代买代卖、缴费等服务,月收入3500元以上;石山镇三卿村“返乡创客”王杰做微商,带着村民发展休闲农业,月营业额达15万元。据统计,仅石山镇参与互联网小镇的企业就有30多家,返乡创业的大学生超过百人。

编者按:信息在线上,产品在线下。“互联网+”正在进入千家万户的生活,也渗透进了农业生产、农村生活的各个角落。互联网+农业,是简单的信息上网,还是产业的深度融合,是点点鼠标卖产品的便利,还是整个产业要素的重组和提升?海南的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旨在建立以镇为中心、以镇带村、村镇融合的“互联网+现代农业”运行体系,为研究以信息化引领现代农业转型升级提供了一个实践范例。初春的绵绵细雨里,施茶村村委会主任洪义乾领着村民把一株株金钗石斛固定在爬满苔藓的火山石上。“过一年,这100多亩石斛就能采摘了,亩产值在10万元左右。”施茶村隶属于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下辖的8个自然村都位于火山丘陵地区,地少土薄,传统上农民只能种植黑豆、芝麻等作物,“因山而穷”。去年,这里接近石斛野生环境、天然富硒的火山荒地吸引了海南石斛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海口市统筹城乡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等在此投资建设金钗石斛基地,“荒地生金”给了村民奔小康新的希望。“没有互联网农业小镇,我们哪里能认识这么多企业?”洪义乾说,去年石山镇被纳入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后,他们不但与石斛企业对接上了,受电商企业、旅游企业的启发,还把火山溶洞和山道开发出来,搞旅游,融进了石山镇火山特色旅游的“大盘子”。2015年5月以来,海南启动了海口石山、文昌会文、澄迈福山等10个互联网农业小镇的建设,这些小镇因地制宜,初步探索了各具特色的发展模式,正在酝酿着椰林碧海之外的“海南韵味”。1、植根产业,“互联网+”才有生命力海南将“互联网+”作为支撑科学发展、绿色崛起的重要机遇,出台了加快发展互联网产业的若干意见,提出建设一批互联网农业小镇。这一想法基于海南以信息化引领农业现代化的实践。据海南省农业厅副厅长王晓桥介绍,2012年以来,海南省围绕农业电商、农业大数据服务管理平台、农业物联网等方面抓了一系列重点工作,使信息技术不断向农业的生产、经营、管理、服务全过程渗透。2015年,全省农产品电子商务销售额85亿元,同比增长25%,占农业增加值的比重达9.5%。建设互联网农业小镇被认为是推进农业信息化,把信息技术贯穿于农业调结构、转方式全过程的重要载体。“互联网农业小镇不是‘面子’工程,成功与否关键看能否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王晓桥表示,海南明确提出要依托产业、带动就业、促农增收、惠及百姓的建设思路。海南农业产业镇域特色明显,海口石山镇的火山系列农产品、文昌会文镇的佛珠加工业、澄迈福山镇的咖啡产业等初具规模,基本形成一镇一品,但这些产业发展水平又有待提升。在中国佛珠之乡的文昌市会文镇,具备一定生产规模的加工厂有51家,家庭作坊有700多家。“有很多人知道‘会文佛珠’,但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对于品相的判断都是约定俗成的,很难满足线上交易的要求。”文昌全邦佛珠工艺厂销售总监曾小红说。依托互联网,把消费需求与特色产品对接起来,深度挖掘并积极培育特色主导产业,小镇就成了海南推进“互联网+现代农业”的落脚点。2、深度融合,特色小镇添“新绿”在顶层设计上,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围绕五大工程展开,即建一个镇级综合管理平台、发展十个现代农业产业园、创立百个特色农业品牌、扶持千个农业大户、培育万名创客;实现四个全覆盖,即光纤进村入户全覆盖、生产经营管理全覆盖、以农村土地流转确权为基础的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新农民创业创新行动全覆盖。为解决村镇网络基础差、人才严重不足等问题,采取政府统筹推动的做法:以政府购买服务、奖励和补贴等方式,推进光纤进村入户;对返乡大学生创业给予政策扶持,免费提供技术共享、创业指导等服务。在互联网平台搭建、运营上,引入市场化团队。在石山镇镇级运营中心,记者点击触摸屏进入综合服务平台,产业、运营、服务、管理和创业5个子平台分别囊括多个应用。“平台设计理念就是镇村互联、精准服务。”海南中海网农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徐珍玉点开农村政务板块,在农村扶贫应用下,全镇扶贫户的家庭、生产信息等一览无余,“村级信息员负责采集相关信息后上传至镇级平台,经大数据处理后,贫困户家里要卖什么、能提供多少客房等,就能与电商的需求对接起来,精准扶贫就有针对性。”在文昌会文镇产业互联网服务中心,400多平米的两层大厅被划分出佛珠加工企业展台、旅游咨询区、“农村电商一站式服务”、电商培训等功能区域,去年12月18日开放以来,已有28家企业入驻。在中国邮政快递收寄点的柜台前,工作人员小黄告诉记者,商户在服务中心完成电子交易,他们立即揽收,快递费省内5元、省外8元起,到北京只需要两三天。尽管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时间不长,但深度融合的苗头已经显现。农产品产销方式开始向品牌营销、“期货”交易迈进。石山的黑豆以前装在麻袋里卖,一斤只能买7、8块钱;现经电商团队策划推介,打统一品牌,能卖到50块钱一斤。洪义乾更看重“以销定产”,在去年11月份的海南农民创业创新大会上,他们的火山石斛期货一分钟就订出15万斤,“我们不用担心种出来卖不掉。”特色产业的发展方式走向规范、分享。“会文佛珠正在制定品级标准,我们的标准化工厂已经建起来了。”曾小红说,规范后的产业发展潜力会更好。石山镇成立了互联网农业产业联盟,辖区内的龙头企业、协会、合作社等利用互联网平台整合农产品及仓储物流资源,分享资讯和资源。创业创新的群体效应凸显。石山镇美社村村级服务中心的信息员王礼劝是返乡大学生,发挥专业特长为村民提供代买代卖、缴费等服务,月收入3500元以上;石山镇三卿村“返乡创客”王杰做微商,带着村民发展休闲农业,月营业额达15万元。据统计,仅石山镇参与互联网小镇的企业就有30多家,返乡创业的大学生超过百人。

相关文章